文 齐敏倩

编辑 廖影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词人柳永从家乡福建到京城赶考,行至杭州被当时杭州的美景与繁盛震撼,不禁作词感叹。杭州成名于宋朝,这个政治军事上都颇为羸弱的王朝,在商业上却达到了封建社会的顶峰。

作为南宋都城的杭州,造船、制瓷、纺织、印刷等手工业鼎盛一时,民间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之说,杭州一直是各朝各代的财富汇聚之处和名满天下的旅游胜地。

发达的经济和悠久的商业文明,滋养了杭州人的温润、包容和经商意识。一批批成长于此的商业巨子成为推动城市发展的重要力量。

长久以来,杭州如同温婉可人的小家碧玉,纵然美丽、宜居、富庶,却也只是个旅游经济发达的省会城市。这一切随着G20峰会的举办和阿里巴巴、网易等本地互联网企业的壮大悄然改变。

“电商之都”、“无现金城市”,如今的古都杭州活力四射,甚至有人开始用“北上深杭”代替“北上广深”。杭州崛起的背后究竟是什么,越来越“网红”的杭州是否真的可以和广州媲美?

民营经济天堂

凌晨4点半,当大多数人还沉浸在梦乡时,杭海路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的商户早已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这个开发于1989年,有着“中国服装第一城”头衔的市场,见证了杭州的活力和蜕变。

杭海路和清江路形成的“V”字形区域,密布着四季青、中纺中心、杭派精品服装市场、意法服饰城和九天国际等服装市场。这不仅是杭州人扫货的地方,还是许多服装老板批发的“天堂”。

这家批发市场问世之时,杭州还以旅游城市闻名,马云刚大学毕业不久,还在大学教英语。在四季青做服装批发的生意人曾向媒体描述过自己年轻时在“四季星座”商厦创业的经历。

那时候大厦只有3部电梯,为了节省等电梯的时间多卖货,20几层楼,他每天上下十多次拿货送货。无数像他一样人一起把四季青做成了“中国服装第一城”,在互联网经济崛起之前,这儿可能是杭州城最鲜活的地方之一。

后来,阿里成立,网购逐渐发达,这个市场培育出许多初代网红服装店,并成为“杭派服装”的重要供货地。据自媒体“朱思码记”报道,2015年-2016年,网红女装席卷全国,杭州网红店占全国比例的7成以上,这里面的店主90%就来自四季青地区。

通常情况下,网购的发达可能对线下批发业形成冲击,但这种影响在四季青市场却很少见。抖音上,以四季青为大本营的商户不断发着小视频,介绍自家商品。批发市场东北方向10公里外的九堡新四季青服装市场已经成为直播电商网红的大本营。

每天清晨九堡的主播下播、复盘,回家睡觉的时候,四季青服装市场的商户正在准备开店。他们的生活看似周而复始,却在不断摸索向前。千年之前宋王朝对商业的重视同西湖的温柔旖旎一起,成为流在杭州这座城市血脉中的基因。

和北上广深这四个城市相比,政策、资源等在杭州城市发展中起到的支撑作用最弱,有人将杭州的发展总结为自发式发展。 这种发展背后离不开会做生意的杭州和浙江商人的引领,他们所代表的民营经济正是杭州和整个浙江发展的重要动力。在全国工商联发布的“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中,杭州占据8席。

2019年胡润榜发布的我国民营企业500强名单中,杭州市有29家企业上榜,上榜企业数量仅次于北京、上海和深圳。

杭州人会做生意,政府也积极创造良好的经商环境。杭州市政府推出了一系列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包括最近的“最多跑一次”改革以及向阿里等100家重点企业派驻100名干部等。

蓬勃发展的民营经济撑起杭州经济的大半边天,2017、2018年杭州市民营经济总量占GDP总量60%以上。在此之前的两年,这一数据也接近60%。

杭州有上市公司186家,其中境内民营企业128家,上市企业数和市值仅次于北上深,均居全国第四位。

善于经商是杭州人一脉相承来的临安遗风,层出不穷的杭州和浙江商人,成为推动城市经济不断向前的重要力量。

数字经济之城

改革开放以来,名扬全国的杭州商人不断涌现,他们代表着不同的产业类型。企业家群体的更迭则隐藏着杭州城市的发展脉络。

鲁冠球是早期杭商的代表,他从萧山一个做农业机械的小乡镇企业一步步经营起庞大的跨国企业万向集团。汽车零部件是万向集团的主要业务,这背后代表着杭州制造业的发展。

改革开放初期,杭州发达的乡镇企业主要集中在萧山,当时,萧山地区的“乡下人”甚至瞧不起杭州市区的“城里人”。

除了没有发展农业的土地基础,杭州缺乏的还有发展化工等重工业的各种自然资源。旅游和制造业曾是这座城市的支柱产业。

富庶的地方经济加上旅游城市特有的包容性,许多杭州人养成了安逸、文明、注重生活质量,但也缺乏闯荡的性格。

知乎上很多网友谈及杭州印象都会提到,杭州是他们待过的唯一一个公交车会带领私家车礼让行人,甚至闯红灯都不会“危及生命”的城市。

在近几年成为“网红城市”之前,杭州美丽、温润,但除了历史文化名城和旅游的招牌,在全国范围内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二线城市。

2008年金融危机后,杭州经济遭遇增长难题。2009年至2013年,杭州市GDP增幅远远落后于临近省会南京,和当时的广州相比,更不可同日而语,甚至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排名一度退至最后一名。

2013年之前,杭州经济整体呈现工业与第三产业并重的局面,规模工业总产值位居省内第一。2013年开始,杭州市规模工业总产值被宁波超越,第三产业尤其是数字经济被看作杭州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

这次产业调整中,以阿里巴巴、海康威视为代表的电子商务、物联安防以及信息软件等数字经济成为杭州城的新名片。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赴美上市,不仅创造了当年最大规模IPO,还在一夜之间给杭州带来了上万名身价从百万到千万量级的富豪。

2018年,杭州GDP总额约为13468亿元,其中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3356亿元,占GDP四分之一。阿里集团当年的收入为2503亿元,是杭州整个经济总量的五分之一左右。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于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

今天,再谈到杭州,阿里巴巴和电子商务成了怎么都绕不开的话题。

杭州依托本就发达的浙江民营经济,让全球最大的电商交易平台诞生于此也并不出乎意料。阿里之于杭州的意义还在于电商平台让与之相关的物流、金融、软件等行业在杭州遍地开花。

近两年,相关产业中最受瞩目的当属为电商平台引流的各路网红。

湖滨大道、嘉里中心是网红最常出没的地方,这儿每天都吸引着出来街拍的网红和摄影师。据《钱江晚报》报道,目前杭州的专职街拍摄影师有超过200人,而模特多达数十万。

网红直播带货已然成为最受品牌青睐的推广方式,根据淘宝直播数据,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淘宝直播机构600家,其中一半都在杭州。

杭州的直播机构又都集中在服装生产企业聚集且靠近机场,交通便利的九堡和滨江。有媒体报道称,曾经在大红门做服装生意的浙江人,已经有400多名回到九堡做服装+网络直播。

形象靓丽的网红、主播和新兴的网红等经济是杭州这座千年古城在数字经济时代,除了西湖、灵隐寺等名胜古迹和梁祝、白蛇传的爱情传奇之外,留给外界的另一个强有力的符号。

杭州新引力

城市的发展离不开人,对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的吸引一直是各大城市竞争的重要指标。互联网经济发展犹如梧桐树,给杭州引来一批批“金凤凰”。

2018年初,领英发布的《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人才与就业报告》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杭州对数字人才的吸引力已超过北京,仅次于上海和深圳。

李宇在北京读完硕士,毕业时果断离开北京投向杭州的怀抱。她爱人做软件方面的工作,考虑到杭州相关工作机会多,也更宜居就决定在杭州发展。

“北京生活压力太大,落户很难,相比之下,杭州的人才引进政策很好,2018年硕士落户杭州可以享受2万元住房补贴,2019年上调到了3万元。”李宇告诉市界。

她到杭州工作整整一年,最大的感受就是杭州这座城市浓郁的双创氛围以及人工智能产品的普及化。种类繁多的新奇事物层出不穷,服务业配套也非常完善,就连公共厕所都会配上自动购纸机。

和李宇一样选择落户杭州的人不在少数,2011年至2014年间,杭州市常住人口数量净增长总计近20万人,2015年后常住人口数量更是加速增长。

具体来看,2015―2017年三年间,杭州市常住人口增加整整57.6万,2018年单年更是增达33.8万。这意味着,杭州市在这四年间增加了将近一整个拉萨市的人口数量。

2019年,参与杭州市医保的人数已超1000万人,不出意外的话,杭州市常住人口破千万将会成为大概率事件。

蓬勃发展的数字经济和惹人注目的阿里巴巴、电商直播、网红等让杭州这两年在全国范围内的关注度飙升。一时间,关于“北上广深”是否应该被“北上深杭”取代的讨论层出不穷。

除广州之外,杭州还经常被拿来和临近省会城市南京相比。从经济总量上看,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如今,南京市始终略逊于杭州市,不过广州市GDP都是杭州市将近两倍的水平。

体量远远不及广州的杭州市之所以能被拿来和前者比较,主要是因为数字经济崛起尤其是G20峰会之后杭州经济增长速度加快,产业结构更新更现代。

比较广州、杭州和南京三城市近10年来的GDP增速,我们可以发现,杭州从2014年才开始“逆袭”。在此之前,杭州市GDP增速明显落后南京、广州一大截。在这之后慢慢才赶超广州。

经济活跃人才涌入一定程度上助推了杭州房价走高。江浙地区的富庶古来有之,再加上改革开放以后,浙江民营经济充满活力,民间投资热情高涨,当年到全国各地炒房的“温州炒房团”自然也不会忘记自己的省会城市。

2000年前后,杭州的房价就已进入国内第一梯队。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和之后的温州民间借贷危机以及杭州经济进入调整期,增速放缓并迅速传导至房地产行业。

2011年开始杭州市房价均价几乎停滞不前,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2015年。这五年被称为杭州房地产“失去的五年”。

2016年,G20峰会在杭州举办,再加上杭州市产业调整,重新焕发活力,杭州市房价则开始快速上涨。2018年杭州住宅商品房平均销售价格将近25000元/平米,比广州、南京都高出不少。

杭州如今的发展势头毋庸置疑,可这样的杭州真的可以取代广州吗?

不该只有互联网

数字经济犹如在杭州这片湖泊中注入的一湾活水,让这里的经济欣欣向荣。可是和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比,杭州差距还很大。

从产业上看,杭州电子商务、安防等互联网经济确实发展很快,但在高端制造业、硬件设备、医疗、金融等其他行业,杭州市跟四个一线城市尚不可相提并论。

知乎上跟杭州相关的讨论里也有不少网友提到自己在杭州从事互联网相关的工作,会担心以后想要跳槽或者转行,杭州是否能提供相关的工作机会。 产业偏科还会在产业升级迭代时面临风险,比如能源类城市会在相关产业没落后逐渐走上下坡路。

浙江杭州高铁站

杭州西有西湖和西溪湿地,东有钱塘江,交通条件不好,随着人口不断流入,“堵”也随着而来。独特的地质地势也抬高了这座城市修建地铁的成本,截至2018年,杭州仅有3条地铁线路,同时期南京则有10条地铁线路。

上涨的房价对不少从外地到杭州工作的人来说,也是不小的压力。工作机会不如北上广深多,但在房价上却碾压广州,杭州终究也只能成为一小部分人的宜居城市。

其实,在因为互联网引发关注之前,杭州其实就是个普通的二线城市,在所有省会城市中面积也不算大。

杭州的老城区原本以西湖为中心,发展的多是旅游等产业。2001年,萧山、余杭并入杭州,杭州才迎来发展的新阶段。刚并入杭州时,萧山、余杭财政独立,近两年杭州主城区才和余杭区、萧山区、富阳区实现社保、公交等一体化,教育也才慢慢放开。

萧山、余杭逐渐融入杭州之后,杭州市从原来以西湖经济为中心的“西湖时代”向东发展进入“钱塘江时代”。

互联网数字经济是“钱塘江时代”诞生的璀璨代表,但只有互联网的杭州显然撑不起一座可以比肩北上广深的一线城市。

在政府规划中,杭州将打造“城西科创走廊”和“城东智造大走廊”。城西的科创走廊将是创新创业和高新技术企业的天堂;城东的萧山、余杭经济技术开发区将重点发展新能源、智能制造、生物医药、家纺布艺等产业。

无论当下还是未来,杭州,真的不能只有互联网。